谈男女贞操

原来是在一篇感人的文章中受启发:大致是讲一女孩子被几个人强奸,非常绝望想自我了断,可舍不得爱他的男人,于是用委婉形式告诉他了整个事实。当然完美的结局是男人提出在没结婚之前为他守住第二次贞操。

现代贞操观

贞操观在不同年代人的眼里是完全不同的。早在《西厢记》中有这样一段描写:张生与崔莺莺初试云雨后,看着落红斑斑的手帕,充满自得地唱道:”春罗元莹白,早见红香点嫩色。”张生因获得了莺莺的贞操,而自鸣得意、自我炫耀,而此时的崔莺莺也将贞洁之身看作是自己人生价值所在,她说:”妾千金之躯,一旦去之,此身皆托与足下,勿以它日见弃,使妾有白头之叹。”。我有这么一句某大型网站调查文字:

70后对待贞操有种“正室范儿”、80后女孩子会说:你是处男吗?你凭什么要求我是处女?、90后70%有异性朋友,其中90%发生性关系。

好了,不同年代看待贞操一直在变化,而近现代这种变化只能用“极速发展”来形容。那么贞操到底在现实生活中有什么作用呢?按我理解就简单两字:婚姻。

择偶策略

在贞操话题上男人和女人在择偶策略有很大不同。男人不可能完全“确定”自己到底是不是孩子真正父亲,而对于女人来讲不存在这个问题,因此对于女人来说并不需要关心或害怕我生的孩子不是自己。在动物世界里面除了河马等不主动向雌性求欢以达到繁衍下一代以外,所有雄性都会主动向雌性求欢。

很多雄性动物会在不同雌性身上播种,其主要原因是不想让自己基因从这个世上消失,当然这需要除了自然灾害等不可避免的因素,而恐龙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于是他们会寻求更多的雌性来播种,以便自己更多基因得以流传。由于只有雌性才是负责制造卵子个体的母体,所以对于雌性来说有更多的选择权。

对于以上这些,做为高等动物中的人类,更明白这个道理。

消失的基因

我前面讲过为了不让自己的基因消失而去到处播种,同时对于女性来讲更多选择权。看似两条理论都是对立的,但是从某种角度来讲又是相互存在利益关系。

首先男性不管怎么样,他们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让自己的基因继续得以流传,而不会去管到底跟谁交配,毕竟生孩子不是男人有的,所以他们没有选择权。

其次对于女性也会有自己的考虑,她们更希望跟优秀基因交配,毕竟是从身上掉下来的肉。

 

梦中戏说化妆问题

在没开始写之前我提醒各位朋友:晚上没活动时,早睡早起,爱护自己。

这是昨晚梦中的一段视频,当然前面有一张DVD那么长的开头,但他跟我要讲的事无关,所以你们甭想知道我梦到什么。另外提醒经常做梦不是坏事,足以说明机体活力很正常,关于梦方面我曾经专门了解过,有时间我专门针对为什么做梦?做梦是否真的影响你白天的工作时间了吗?做一点解释。PS:肯定不是专业,但确有亲身体会。

梦中我跟某友人一起去买衣服,1.75身高一脸帅气的脸(PS:已婚),经过几次问道我应该穿什么样衣服时,我依他目前状况及喜好做了简单描述。而后我就在一旁坐着跟服务员聊起来,谈到另一服务器因为一张照片美图在围脖上热评的话题。此时,被热评的当事人从我身边经过。

“你就是某某吧,你过来我瞧瞧。”我说,这里不光她本人跟围脖上的照片有很大不同外,左脸上面还有几颗看似皮肤感染,在她的浓装下面依照可见,并且我注意到这一点,所以我才叫住她。

“干嘛?什么事?”这是出于任何一位与陌生人突然非常无理,抨击对方的最简单几个字。

“你过来拉,让我看一下你的脸。”一针见血,让她明白我不是对她有任何想法,而是单纯注意到她的痛处。

“我脸没什么东西啊。“在自己暴露出缺点时,绝大部分人第一反应是先尝试掩盖事实。而原先我与她的距离有1米,说这话时她已经主动慢慢靠近我。更加表明她遇到问题,而且自己又没有更好的办法解决,在她看来我就是救世主。

“你左脸上有好几颗疙瘩?”我说,于是她承认了,并且指明也不知道为什么起疙瘩,已经有三天了,我只能用浓装来”修补”,她是北京人。我了解的信息只有这么多。

“你应该听我的”我说。

首先,你应该把你的浓装先洗掉,因为疙瘩产生有很多种比如:食物、动物毛、空气、甚至是阳光,所以起疙瘩时应该先让自己的脸保持干净。化妆品在我看来就像是毒品一样,会有很多很多组合物,在不清楚疙瘩起源时保持脸部的干净是最佳的。

其次,回想你几天前有什么做了什么特别事,如果没有,回去后先做一件事就是打房间重新打扫一遍。随即马上去看医生,毕竟已经好些天没有消下去了。从这点还说明你的机体抵抗力不好,应该多运动。

第三,我提醒她少出门,如果一定要出门最好是用点高效补水液,但别化妆,更别化浓装。这里为什么要用高效补水液呢,而不是普通补水液呢?因为是在北京,而北方天气是非常干燥,普通补水液是无法满足脸部需求的。而像我是在上海,上海是湿度天气,一般普通补上液即可满足要求。

最后我醒了,于是就有这么一篇很奇怪的文章,我不知道这里面谈到一些关于女人的事是不是正确的,就当是一篇额外知识吧。

另外再有人讲我文字功底的事,我不会再理了,对于一个真正学到语言知识是在中专转高考那一年才努力去学习的人来讲,我算是比较尖锐的。我并非给自己找借口,我需要更多的时间来阅读更多书籍提升自我。

The Secret

The Secret》是一本书。

最早是在07年底,我回家过年在车站等车,还下着大雪,大雪在上海只能说是几十年一遇。由于天气原因,为此我付出近10多个小时在车站度过。随着一批批人离开这座城市,停留在我身边的人一批换过一批……其中有位在上海奋斗几个年头的大姐,穿着时尚衣服,行李包比我小一半。开始谈论是她在上海奋斗史,隐约记得做美容后来又转行做SPA。

The Secret》就是她从电脑本上放给我和同学看,是一张CD,内容我已经很模糊了,她也是作为教育想法给她女儿看,而当我问到为什么要把这种东西给年龄这么小看,从她口中大概只需要用“励志”来形容。出于她前面“高谈阔论”以至于那时对她有一种非常佩服心态,想向她COPY一份,可在那种环境下只能做罢。

今晚从机房出来已经是七点,本来是想找地方吃饭,结果却走近一家书店,这毛病我估计肯定是受《枪王之王》电影中提到马丁格文《犯罪者与动机》影响,一看到书店就想进去看看有没有,虽然我很清楚目前大陆还没有这本书。好吧,既然自己这么做贱那就贱到底吧,逛了一圈翻几页《福尔摩斯探案全集》就准备离开。而那本暗红色《The Secret》进入我的眼中,以至于我想起我开头所描述这段往事。大概翻了翻感觉是本非常不错的心灵励志书,我相信从这本书我能受益良多。

摘自一段我随机翻的语句给大家:

生病时,你若聚焦在病痛上,又和人们谈论这病痛,就会制造更多有病的理由。要把自己当成是活在一个健康无恙的身体里,病痛的事就交给医生去处理吧。

虽然看到这一句话,我脑子想的是人们是真的痛病还是痛钱呢?呵呵,这无关紧要至少说的非常有道理,你们说呢?

The Secret 封面

说神-祈求

在我家乡跟神明有关的每个月至少有两次活动,这当然也成为我孩童较为渴望的两个时刻。

农历初一、十五是我们每家每户需要拜天公祈求合家大小平安、好运来,拜土地公祈求五谷丰收、财源滚滚。整个仪式相对于大型节日(比如:过年等)简单得多,一张2*2M的桌子上放满丰富食物、金纸、爆竹、红蜡烛,家庭里的长者首先敬三根香,接着站在桌子前,口中念念有词,手里拿着一对相杯,跟象牙极为相似且是瓣状。相杯落地后,若同正或同反叫笑杯,要重来并要更加有成意念词,直到一正一反,这才说明神明同意你的祈求。当神明同意你祈求后需要开始烧金纸以及爆竹,等烧得差不多还需要继续叩谢。

可以说闽南宗教信仰比较杂乱无序,不同村、城市以村之间都有很大差异,不同的祈求就要对不同的神,像钟馗、尉迟恭等门神就是居家的代表、赵光明等就是财神代表。闽南如果按细的讲,每个村都有自己神庙较大的村落甚至二座庙。当你到闽南某个村子你会很容易辨别哪个是庙,因为他总是最漂亮房子,哪怕这是一个非常落后村子。

好吧,貌似有点说远了,但事实就是如此,到我们闽南你会看到各式各样的庙,每座庙都供奉不同的神。在我很小的时候可能会认为这是迷信,甚至当奶奶非常认真在神面前叩拜时,我便要学着她的样子,但心理想着的是我是不是要传承她老人家的衣钵呢?可笑可笑,但现在想起这一切,我改变我的看法:是敬重、是文化、是习俗。

© 2017 卡片机色彩 沪ICP备13032872号-3

Theme by cipchk

to top